湖北墙材科技网
首页 » 产经大势 » 供给侧发力去产能 清理僵尸企业五大招

供给侧发力去产能 清理僵尸企业五大招

2015年12月18日    21世纪经济报道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12月18日召开。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院长管清友预计,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会定调“稳中求进”,而实际上则更强调供给侧改革,这个改革的核心之一便是“去产能”。

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张喜武12月11日表示,国资委对处置央企僵尸企业的初步想法是,采取深化改革,减员增效,清产核资,债务重组、产权转让、关闭破产等多种措施,积极地推动加快处置僵尸企业。

在亟需去产能的产业中,以煤炭矿产和钢铁为主的能源资源类产业产能严重过剩,供需严重失衡而首当其冲,但这些领域聚集大量地方国企和央企,人员众多,牵涉的资本亦复杂,处置不易。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名誉会长濮洪九12月17提醒道,对于清理产能,需要制定相对细化的退出标准、政府要制定好相关政策、做好工人安置及产业转移和经济补偿。

中企之声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亦表示,调供给结构,需要提供制度供给,需要政府放权,才能使得中央意图转变为政府部门、中央企业的行动,需要压力转换机制。

中央密集布置“去产能”

从11月至今,中央与国务院曾在多个场合提出了去产能的问题,可见去产能的紧迫性。

12月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加强分类指导,对不符合国家能耗、环保、质量、安全等标准和长期亏损的产能过剩行业企业实行关停并转或剥离重组,对持续亏损3年以上且不符合结构调整方向的企业采取资产重组、产权转让、关闭破产等方式予以“出清”,清理处置“僵尸企业”,到2017年末实现经营性亏损企业亏损额显著下降。

李锦指出,这是国务院层面,首度就亏损企业问题提出定性、定量、定标准、定时的措施,特别是到2017年末的时间表确定,具有重大意义。

而在11月23日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把“促进过剩产能有效化解,促进产业优化重组”作为推进经济结构性改革的四大关键点之首。同时,会上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新提法。这不仅为化解过剩产能提供了理论依据,也为下一步攻克这一难题提供了方向。因而,管清友亦猜测最近要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有对去产能有进一步的部署。

李锦也认为,供给侧改革突破口就是要对“僵尸”企业实行清退。张喜武亦表示处置僵尸企业和企业行业脱困问题,国资委还在进一步研究,目前并未形成最终决策。“解决僵尸企业有两大问题,一是钱从哪儿来,二是人往哪儿去的问题。”张喜武指出,如果这两个环节解决不了,解决企业脱困、行业脱困还有僵尸企业,难度都非常大。

目前可看到,央企层面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主动或者被动的进行兼并重组,比如最近短短一周时间,已有五矿、中冶、中远和中海四家央企宣布战略重组,而据了解更多央企还在密集商谈重组事宜中。

去产能路径

有鉴于国有企业前三季大幅下滑的业绩状况,以及严峻的经济形势,去产能、清退僵尸企业虽然成为了共识,但实施起来确实不易。

现在各界对供给侧调整所带来的大量企业关停与裁员问题极为关注,担心地方政府“维稳”意识将会冲击对经济调整的决心。以煤炭行业为例,濮洪九告诉记者,煤炭行业产能过剩严重,2006年以来,全国煤炭固定投资达到了3.44万亿,由于前几年煤炭效益好,除了煤炭行业还有16个行业也投资煤炭行业办煤矿,现有产能40亿吨,在建项目规模还有10亿吨,新增产能还在释放中,仍将扩大过剩状况。

与此同时,我国煤炭的消费力却在持续下降,今年预计下降4%,在节能减排的大背景下,国家新的能源结构中煤炭所扮演的角色还有可能会被其他清洁能源所替代,因而煤炭产业的去产能化必须进行。

濮洪九透露,煤炭行业市场极度分散,目前我国排名前四的大煤炭公司所占有的市场份额仅24%有余,而国内有超过7000个产能在30万吨以下的小煤矿,其每年总体产能高达5.7亿吨,这部分产能或将是未来去产能化的重点。

但问题是,煤炭行业过万家企业有逾百万员工,去产能化的同时,若是没有详细的调查,对不同产权和情况的企业做出不同的妥善安排,很难取得这场“去产能化”的胜利。

因而濮洪九建议一定要制定相对细化的退出标准,如对落后定义、安全的定义,产能的确定等,政府还要对退出机制做好相关政策,采取收购、补偿、产业转移等不同手段。另外还要有相应的资金和方案,做好工人安置及产业转移和经济补偿。

“如果政府政策做到了这些,将会以退出机制为抓手,也许能为行业重组创造条件。”濮洪九道。

李锦指出,对于一些地方政府认为去产能就是简单的“破”,因此等待观望状态非常严重。但他们没意识到去产能也可以是“立”,通过并购重组,可以有效缓解去产能的阵痛,同时重塑企业活力。“当然,在2016年、2017年是一个阵痛期,短期内宏观经济指标和就业数据下行,地方税费收入下降,但后三年经济增长就会稳定些,可望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在李锦看来,去产能和解决僵尸企业的问题,有五大路径:一是从解决僵尸企业入手,关停并转,用产权转让、关闭破产方式加快清理退出;二是剥离出来,重组合并,重新配置资源;三是用“腾笼换鸟”的思路去换产品、换技术,换新的运营方式,提供有效供给;四是扩大出口,开辟新的市场,从需求端加快去产能;五是加快产能输出,在供给端消化产能。

李锦认为,过剩产能必须消化,需求侧管理认为市场无法出清,因此需要采用政策刺激的方式来恢复需求,令需求扩张去迎合现有产能;而供给侧管理则认为市场可以通过价格调整等方式来自动出清,通过价格、产能整合、淘汰等方式来清理过剩产能,而“过剩”存在本身就是不合理的。显然,“面多了和水,水多了加面”的做法应该终结了。过去那些靠低端附加值以及能源消耗的企业会加速退出市场,特别是一些没有核心竞争力和先进技术的“僵尸行业”,过去靠政策扶持和银行贷款存活,在新的条件下不会获得政策支持,必须退出市场,这是不能有任何犹豫的。

这场去产能的战役或将在2016年正式打响,在行业分布上,能源行业或将首当其冲。国家能源局总经济师李冶12月17日表示,目前能源行业特别是以煤炭、电力、能源装备制造业为代表的传统能源行业,面临着大量低水平重复建设问题,危及整个行业发展,大量僵尸企业应该被关停,国家发改委正在制定相关的政策方案。